您当前所在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民商杂志丨初心不变,行者无疆——专访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

来源:博天环境-生态环境综合服务商编辑:2018-08-06
0
分享到:

  赵笠钧把企业的社会责任看得尤为重要,他立志把博天环境打造成为被社会广泛需要的企业,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信念和责任感的支撑,才让博天环境一路披荆斩棘发展壮大至今。

  时间回到199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赵笠钧来到了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芬兰湾,那里景色迷人,碧绿的草坪,蔚蓝的天空,海鸥在天空飞翔。而当时的北京还经常是黄沙漫漫,赵笠钧心想,如果将来能把中国的环境治理成这个样子就好了。这个念头并不是一闪而过,而是变成了他一生的事业、坚守的初心。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团队会在相互激扬中迸发更大的力量。为了汇聚更多的梦想同行者,赵笠钧发起了“中国环保沙漠挑战赛”。自2015年开始,赛事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他希望用一场置身沙漠的赛事,在面对极限的挑战中,磨砺环保人的意志,凝聚环保人的力量,唤醒更多人的环境意识。可能70公里的徒步对他来说只能算作坦途,因为在环保这条荆棘之路上,他从未停歇,一走就是23年。

  一份责任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曾用这样的生动比喻,强调创新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重要性、紧迫性、艰巨性。美丽中国的建设中,环境产业所背负的责任首当其冲。

  近年来,“水十条”“气十条”“土十条”等环保政策密集出台,环保监督执法趋严,掀起了环境污染治理热火朝天的三大战役,环境质量的改善效果显著,也催生了环境产业的快速发展。但环保的未来并不应局限于末端治理,环境产业的使命也不在于自身的发展壮大,而是恢复绿水青山,护卫美丽中国,以良好生态推动高质量发展。

  在赵笠钧眼中,企业的价值就体现在社会价值上,只有被社会广泛需要的企业才有机会发展壮大。而环保行业本身就附带公益性质,当初选择这个行业的时候除了看到它的发展空间外,更多的是看到它背后巨大的社会价值。

  如果一个企业不重视环保,不重视职工的健康,这样的企业就算能赚很多钱,但它并没有存在的意义。赵笠钧表示:“如果是我的工厂在排放污染物,员工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我晚上估计都睡不着觉。白天你是受人尊敬的企业家,到晚上你想一想你的员工,想一想你工厂排放出来的那些污染,自己会不会觉得问心有愧?”

  博天环境过去做环保,都是在末端治理,现在的博天环境已经把业务延伸到了生产过程中,从一个环保企业变成环境企业。赵笠钧认为:“变成环境企业还只是一个开端,从社会发展的趋势来讲,打造更好的环境,终极目标是提供给民众更好的生态体验,更好的生活享受。”

  在这样的追求之下,博天环境的业务在不断地延伸,从过去工业水系统、城市水环境,到河道生态治理。从看得见的污染深入到看不见的污染治理,比如说土壤和地下水修复。从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延伸到满足人们追求生态体验、健康生活的新布局。

  “在北京周边,只要是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地方,一到周末那一定是人满为患。这就说明人有一种亲近自然的本能,有回归自然的愿望。”赵笠钧认为,过去人们都挤到城里面来,是因为城市里的全要素生产效率高。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给了我们一种新可能,不一定必须在城市才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效率。所以人不一定要挤在城里面,即使是在农村,也可以有非常高的资产配置效率。未来,人们一定可以居住在更好的生态场景下,同时还能享受到在城市里各种资源带来的便捷。

  对此,赵笠钧认为,博天环境要做的工作不仅城市的污水和供水的处理,而且要去治理广大的农村地区,把农村地区环境治理好,让城市里的人愿意回归到生态优美的乡村生活和生态旅居生活。

  在把目光转向农村地区的过程中,赵笠钧看到了很多偏远地区连喝上干净卫生的饮用水都是一种奢望,又何谈环境治理。于是,博天环境在2015年启动了“爱心水站公益捐赠”项目。从赵笠钧的家乡宁夏开始,辐射到全国多个贫困地区。在尝了爱心水站中流出的水之后,一个孩子说了这样的话:“以前每天只能喝从家里带的一点点水,现在我想喝多少就喝多少。”赵笠钧不禁落下泪来。“未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士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的孩子们喝上清洁的饮用水。”赵笠钧呼吁。

  赵笠钧把企业的社会责任看得尤为重要,他立志把博天环境打造成为被社会广泛需要的企业,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信念和责任感的支撑,才让博天环境一路披荆斩棘发展壮大至今。

  放眼未来,中国社会正在从源头上改变对待资源、能源的方式。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也成为了推动绿色发展的重要内容。这意味着对高污染、高能耗等产业结构的深刻调整,环境企业应当勇敢地自我变革,推动当前以末端治理为主的环保工作进一步深入到生产前端,引领更多产业的绿色转型,开启绿色发展新局面。

  一个目标

  赵笠钧喜欢用有挑战性的目标鞭策自己和企业,2020年的100亿元目标、2025年的300亿元目标、2030年的千亿元目标??面对外界从质疑到如今的认可,赵笠钧用一句话回应:“我是一个敢于想象未来的人。”

  赵笠钧表示:“如今环境的标准高了,要求高了,环境成本就会倒逼企业的转型和转移,所以从博天环境的角度来看,我们从这几个趋势上去判断整个社会的趋势、行业产业发展的趋势,去做出我们业务的布局和延伸。其中的关键就是顺势而为,前瞻性地把握住发展趋势,并做出价值创造。”

  用更高的目标,可以反过来评判企业的组织能力、团队凝聚力以及技术水平是不是可以符合未来的要求。赵笠钧以他在今年2月入主的开能健康(300272.SZ)举例:“我前天在开能健康跟团队沟通,也谈这个问题,开能健康本身也是一个业务持续发展非常好的企业,所以当我说要改变的时候,开能的团队就说我们挺好的,我们每年都保持着20%-30%的增长,利润也很好,我们50%的业务都出口,就问为什么要改变?我就跟开能的团队说,如果基于现在来看,或者基于过去来看,我们这个企业是蛮好的,也蛮健康的。但是我们如果放到另外一个场景下,当我们的收入要比现在涨3倍、5倍、10倍,涨到20倍的时候再评判现在,是不是还能说我们今天就已经是够好了?”

  博天环境不断地提出一些更高的标准,与其说是为了去追逐未来的可能性,不如说是用未来更高的目标来反观、评判现在,从而知道企业哪里需要去做出改进,通过现实差距的思考,找到未来的路径,博天环境一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也因此博天环境总是在行业中保持了更高速的发展。

  赵笠钧进一步解释道:“当然这个目标也不是凭空想象的,我们因为有对整个行业趋势和社会发展趋势的把握,所以就让博天环境在每一次的改变调整中,都能顺应大势。所以顺势而为就事半功倍,如果是逆势往上,可能就事倍功半,甚至可能走的方向不是趋势发展的方向,就是一个错误的努力。”

  赵笠钧表示,从现在来看,2020年到百亿元这个目标,这是一个确定性的事件。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前年就提出节能环保产业,到2020年有50家收入百亿的企业,相信到那个时候博天环境一定位列其中。

  在这个基础上,博天环境今年又提出了一个千亿元目标,达到百亿元之后,用5年时间再涨2倍,涨到300亿元,保持这样的增长,以现在的业务模式和业务范围是完全可行的。

  赵笠钧认为:“中国有全球最大的环境市场和最复杂的环境问题,也会成就全球最伟大的环境企业。这个环境企业应该是千亿元级别的,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我们要思考怎么才能够做到千亿元。以现在的业务模式还不足以支撑起一个企业持续地实现千亿元的收入目标,所以基于社会行业发展的趋势,博天环境做出了一些延伸,都是在为这个方向去做思考。”

  企业在谈趋势、谈发展的时候一定离不开技术的支撑,中兴事件给中国企业敲响了一个警钟,在一些高端制造行业,中国很多技术受制于美国等国家。赵笠钧看到了这一点,于是收购了高频环境70%的股权,就是要提供集成电路等超纯水处理解决方案,而在全球能够提供芯片超纯水处理技术的公司仅有6家。

  赵笠钧表示,国家在新时代的建设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企业的使命所在。我们作为一个中国的企业,现在国家面临的芯片半导体产业发展的瓶颈,企业应义不容辞地去投资和发展这个产业,所以博天将以高频环境为基础,来支持国家芯片半导体行业的发展。

  博天环境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就是社会、产业、政府的需要,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从这里出发去解决问题。赵笠钧认为:“从中美贸易战来看,短期内当然会造成方方面面的影响,但是从长期来讲,我认为这次会倒逼中国企业的进步和产业的升级,就像尼采的那句话——凡是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

  一份执着

  2015年赵笠钧去了一趟南极。因为要穿越西风带上的德雷克海峡,穿越大风大浪的洋流,这让很多人望而生畏。容易晕船的赵笠钧也曾有所顾虑,但他最终还是奋不顾身地奔向了南极。

  16天的时间,8天9夜不着陆地。要穿越德雷克海峡,去的时候赶上了3-5米的大浪,回来的时候赶上了6-8米的大浪,躺在船上吃了安眠药、晕船药,赵笠钧明显感觉到内脏被摇来摇去的,房间里面所有抽屉里的东西倒了一地??

  他在日记里这么写道:“人生不过如此,要么平平淡淡,要么轰轰烈烈,风雨何惧!困难何惧!生死何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当赵笠钧一行到达南极的时候,在亿万年前的冰山面前,他感觉人在自然面前是如此渺小,心中对自然多了一些敬畏,也在内心更加坚定了一份执着。

  赵笠钧是个有韧性的人。即使是在公司创业最艰难的时候,面对美国股东的撤资,赵笠钧和管理团队咬着牙接下了公司上千万元债务和28名员工的生计,带领博天环境坚持了下来。事实上博天环境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次危机,几度险象环生,曾走到破产边缘。回首来时路,赵笠钧表示:“基本上创业初期,每3年就会经历一次周期性的困难,也正是各种各样的危机让我们不断总结和进步。”他认为,每个行业和企业的发展都是有周期性的,一旦行业的低谷叠加了企业的低谷,就会让企业脆弱到不堪一击。在这个时候坚持就变得尤为重要,有的时候放弃了也就意味着结束了。从博天环境的经历来看,团队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一起扛过来的,所以博天环境上市以后,团队有很多人成了亿万身价,这些有了亿万身价的人,不是因为他们比别人优秀,是他们比别人更卓越。

  赵笠钧进一步解释道:“有句话叫因为优秀难以卓越,优秀跟卓越的差别在担当二字上。公司遇到困难,优秀的人不愁机会,行业很多新的机会等着他,但是懂得担当的人就会觉得,尽管我有机会,但是我选择坚守,跟公司一起扛。当然除了自己的坚守之外,还有客户的认同和帮助,而这份认同源自于平时的积累。”

  博天环境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团队的扩张,从2010年的116人,到2015年的1673人,5年间员工数量激增,也带来管理难度的增大。赵笠钧表示:“这么多的人,不是每个人我都熟悉认识,公司发展到这时候信任就变得很重要,要相信团队。如果又要快速发展,又不相信团队,不授权,那么员工该怎么做呢?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强调品质、速度、信任。”那个时候博天环境业务从北京覆盖到了全国,建立了5大区域中心、22个分公司,后来增加到了80多个子公司,打造了8大业务平台。

  这样扩展之后也有问题,管理难度进一步增加、企业文化的稀释等等。到了这个阶段,2016年赵笠钧就提出要追求有质量的增长,要专注、极致、持续地发展。这种专注一是说博天环境的发展战略要专注,不要在快速发展中让自己的战略发生漂移。这是很多公司容易犯的错误,壮大之后什么都想涉足。第二个专注就是子公司的专注,博天环境是一个生态环境综合服务商,环境覆盖的范围面虽然比较广,但是每一个子公司,就要专注在自己的细分领域。

  赵笠钧举例:“比如博天工程,它就要专注在工业和园区的业务上;比如博元生态,它就应该专注在生态产业和产业生态方面;再比如说博川修复专注在土壤和地下水的业务、博慧科技专注在环境监测和环境数据的业务。”极致,就是对品质要求的再升级,品质做好了,才能保持持续的增长。这种增长的持续性还来自于服务好客户、不断的创新、坚持做对的事情等等。

  赵笠钧认为,博天环境发展至今的23年,就如同一个人大学毕业了,经历了不同阶段的教育,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这个时候对很多事情开始形成自己的一些价值主张。已经对很多事情有了比较系统的认识和理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一个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中,就跟一个人的成长一样,它一定是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然后它能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那如果这些价值判断是对的,那么就意味着它可以开始为这个社会提供更好的价值贡献。

  如今有很多的中小企业还在生死的边缘徘徊,一些成功的案例或许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对此,赵笠钧表示:“同样的话说给别人,有多少人会坚定地相信?就算相信了,有多少人能够坚定地坚持?如果要我给一点经验,就是博天环境的企业精神,持中守正,锐意进取,就是用对的方法做对的事情,保持进取的精神,这就是我对博天环境一路走来的一点体会。”

       来源:民商杂志

您的身份 | 关于我们 |

COPYRIGHT 1995-2014 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OTEN ICP 京ICP备12020702号-2